• <button id="7v4aa"><acronym id="7v4aa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1. <rp id="7v4aa"></rp>
      請輸入關鍵字
      JIC TALKS
      JIC講堂第二期 | “十四五”規劃下的科技投資與未來技術圖景
      11月11日下午,中國建投2020年度“JIC講堂·科技投資系列”第二講在建投書局如期開講。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、首席經濟學家管清友以“‘十四五’規劃下的科技投資與未來技術圖景”為主題,為現場和在線觀看直播的各界觀眾,闡釋了中美博弈的核心與實質,解讀了中國科技事業發展對企業突圍的重要性。他還憑借自身對中國經濟的深入研究及多年的投資經驗,詳細分享了當下我國重要戰略機遇期的新一輪科技投資機會。
      Event Live
      活動現場實況
      • 管清友(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、首席經濟學家)
        當前,我們正身處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中。當中美之間距離越來越近,中美之間的博弈也愈演愈烈,不斷升級。目前中國外部環境的變化,可以從經濟維度和政治維度兩個層面來看。

        “經濟失衡”簡而言之就是,在過去的40年特別是過去20年中,整個世界經濟體系可以總結為“一個地球三個世界”這樣一種特點。
        第一世界以美國為代表,從全球大量的進口,是個消費市場。第二世界是以中東產油國、澳大利亞等為代表的這些國家,出口能源、礦產、糧食。第三世界以中國和越南為代表,是所謂的“世界工廠”,加工制造業非常發達。尤其以中國為代表,通過貿易順差賺來的錢又到美國的金融市場投資。
        長期的全球經濟失衡帶來了中美兩國內部的變化,這種變化日積月累就會在某一個時點出現爆發,2016年特朗普當選總統算是失衡狀態的一次總爆發。
        未來十年,大國間的博弈會比較劇烈,因為歷史發展正好處在這樣一個當口,從政治上來看,大國關系的之間的沖突與修復在未來會是一個常態。我個人認為未來十年對中國而言非常關鍵,中國面臨著驚險的一躍,是個較大的挑戰,但是我們的基本盤還是比較扎實的。
        對于普通人而言,未來考慮家庭財務安排、個人投資,包括對國內經濟狀況的思考,都要充分的考慮外部環境。無論關注的是科技投資還是整個股權投資,如果不考慮國際關系問題,不考慮外部環境的變化,就無法做出比較長遠的投資安排。
        中美關系的后續發展與走向眾說紛紜。我認為會產生兩個結果。
        第一,美國遏制中國科技發展的企圖得逞,終止了中國的技術高端化路線。
        第二,極大地推動中國國產替代化的路徑。
        我過去的從業經歷表明,如果美國繼續秉承技術脫鉤的路線,很有可能會發生第二種情況。
        這次新冠疫情暴發以后,中美之間幾乎是沒有合作的,但這種全球范圍的危機是需要大國之間聯手合作的。2008年金融危機時,中美攜手實現了比較好的合作。
        而這次疫情,美國卻對中國領導人發出的倡議置若罔聞,這體現出美國領導力的退化,美國沒有承擔起該有的領導力,沒有聯合世界的主要經濟體提供全球公共產品。
        為了恢復美國的全球領導力,拜登應該會重新加入之前特朗普退出的一些國際協定,如巴黎協定等。而應對氣候變化問題的合作,可能會成為中美新一輪合作的突破口,在反壟斷等方面,中美也可以進行合作。
        總體而言,無論是對中國的政府層面還是企業層面,可能拜登的可預見性更強,打法更確定。

        科技突圍真的是我們當前面臨的緊要的問題。因為科技領域太廣泛,在此我主要聚焦“新基建”這一當下科技領域的熱點。新基建,或者數字基礎設施,從投資市場這個角度講,我們認為它是一輪看得見摸得到的新機遇。當前我國正大力推進的新基建,有點類似于美國90年初的國家信息基礎設施工程,對于我們而言意味著基礎設施的升維。
        新基建基本包括七大領域:5G、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工業互聯網、充電樁、特高壓以及城際高鐵和軌道高鐵,這七大領域中每一個部分涉及到的產業都非常的龐雜。
        科技革命、工業革命的發展,以及一個國家和一個產業的進步,都有賴于基礎理論的提高。從牛頓力學到量子論,基礎理論的進步對于科學技術的進步有著非常關鍵的作用。從蒸汽機革命到電氣化,再到信息時代,人們的生產與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        從供給端來看,科技創新確實為消費升級提供了動能。我大概劃分了一下,科技對于消費會從以下兩個方面促進。
        第一是提高效率。提高效率或提高性價比,會大幅度降低成本,從而刺激消費需求。比如2020年是典型的“汽車大年”,性價比比較好的日本車系銷量都比較好。
        第二是創造新的需求。比如微信這些發展的如火如荼的應用軟件也在遇到新的挑戰,他們也正在不斷迭代自己的技術服務形式用以創造新的需求。

        無論是科技還是其它領域的核心資產,都強調價值性、稀缺性、安全性以及流動性這四大特點。這些資產形式可能是不動產,可能是消費類里的股票,也可能是頭部的科技公司。
        從科技產業賽道上來講,價值性即成長性好,有市場空間;稀缺性即存在技術壁壘,有門檻;安全性要求科技含量高,有立足之本;科創板則為流動性提供了有效補充。
        科技賽道既涵蓋了新經濟、物聯網、5G、人工智能等方面,也涉及到企業服務業務,商業航天、通用航空等領域,因此在進行投資時,那些重視研發投入、科技含量高的公司更值得投資。
        我們正在逐漸步入注冊制時代。
        完全意義上的注冊制首先是監審分離的,交易所真正和證監會脫鉤。其次是交易層面上的改革,恢復“T+0”,取消漲跌停。再有,需要形成一個對會計師事務所、律師事務所和投行的篩選懲罰機制。
        今年的股票市場呈現出兩個特點,一是極化效應越來越明顯,二是估值推升。在我看來,至少從現在到今年年底,我們正好處在一個估值推升到業績拉動的轉換期,龍頭股票的溢價確實越來越明顯。
        在投資市場上,各有各的套路,只有適合自己的,沒有標準答案。希望在當下的重要機遇期中,大家可以認清形勢,鉆研通透,盡可能地規避風險,把握好轉型升級期帶來的新一輪投資機會。
        管清友
        (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、首席經濟學家)
      管清友(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、首席經濟學家)
      當前,我們正身處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中。當中美之間距離越來越近,中美之間的博弈也愈演愈烈,不斷升級。目前中國外部環境的變化,可以從經濟維度和政治維度兩個層面來看。

      “經濟失衡”簡而言之就是,在過去的40年特別是過去20年中,整個世界經濟體系可以總結為“一個地球三個世界”這樣一種特點。
      第一世界以美國為代表,從全球大量的進口,是個消費市場。第二世界是以中東產油國、澳大利亞等為代表的這些國家,出口能源、礦產、糧食。第三世界以中國和越南為代表,是所謂的“世界工廠”,加工制造業非常發達。尤其以中國為代表,通過貿易順差賺來的錢又到美國的金融市場投資。
      長期的全球經濟失衡帶來了中美兩國內部的變化,這種變化日積月累就會在某一個時點出現爆發,2016年特朗普當選總統算是失衡狀態的一次總爆發。
      未來十年,大國間的博弈會比較劇烈,因為歷史發展正好處在這樣一個當口,從政治上來看,大國關系的之間的沖突與修復在未來會是一個常態。我個人認為未來十年對中國而言非常關鍵,中國面臨著驚險的一躍,是個較大的挑戰,但是我們的基本盤還是比較扎實的。
      對于普通人而言,未來考慮家庭財務安排、個人投資,包括對國內經濟狀況的思考,都要充分的考慮外部環境。無論關注的是科技投資還是整個股權投資,如果不考慮國際關系問題,不考慮外部環境的變化,就無法做出比較長遠的投資安排。
      中美關系的后續發展與走向眾說紛紜。我認為會產生兩個結果。
      第一,美國遏制中國科技發展的企圖得逞,終止了中國的技術高端化路線。
      第二,極大地推動中國國產替代化的路徑。
      我過去的從業經歷表明,如果美國繼續秉承技術脫鉤的路線,很有可能會發生第二種情況。
      這次新冠疫情暴發以后,中美之間幾乎是沒有合作的,但這種全球范圍的危機是需要大國之間聯手合作的。2008年金融危機時,中美攜手實現了比較好的合作。
      而這次疫情,美國卻對中國領導人發出的倡議置若罔聞,這體現出美國領導力的退化,美國沒有承擔起該有的領導力,沒有聯合世界的主要經濟體提供全球公共產品。
      為了恢復美國的全球領導力,拜登應該會重新加入之前特朗普退出的一些國際協定,如巴黎協定等。而應對氣候變化問題的合作,可能會成為中美新一輪合作的突破口,在反壟斷等方面,中美也可以進行合作。
      總體而言,無論是對中國的政府層面還是企業層面,可能拜登的可預見性更強,打法更確定。

      科技突圍真的是我們當前面臨的緊要的問題。因為科技領域太廣泛,在此我主要聚焦“新基建”這一當下科技領域的熱點。新基建,或者數字基礎設施,從投資市場這個角度講,我們認為它是一輪看得見摸得到的新機遇。當前我國正大力推進的新基建,有點類似于美國90年初的國家信息基礎設施工程,對于我們而言意味著基礎設施的升維。
      新基建基本包括七大領域:5G、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工業互聯網、充電樁、特高壓以及城際高鐵和軌道高鐵,這七大領域中每一個部分涉及到的產業都非常的龐雜。
      科技革命、工業革命的發展,以及一個國家和一個產業的進步,都有賴于基礎理論的提高。從牛頓力學到量子論,基礎理論的進步對于科學技術的進步有著非常關鍵的作用。從蒸汽機革命到電氣化,再到信息時代,人們的生產與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      從供給端來看,科技創新確實為消費升級提供了動能。我大概劃分了一下,科技對于消費會從以下兩個方面促進。
      第一是提高效率。提高效率或提高性價比,會大幅度降低成本,從而刺激消費需求。比如2020年是典型的“汽車大年”,性價比比較好的日本車系銷量都比較好。
      第二是創造新的需求。比如微信這些發展的如火如荼的應用軟件也在遇到新的挑戰,他們也正在不斷迭代自己的技術服務形式用以創造新的需求。

      無論是科技還是其它領域的核心資產,都強調價值性、稀缺性、安全性以及流動性這四大特點。這些資產形式可能是不動產,可能是消費類里的股票,也可能是頭部的科技公司。
      從科技產業賽道上來講,價值性即成長性好,有市場空間;稀缺性即存在技術壁壘,有門檻;安全性要求科技含量高,有立足之本;科創板則為流動性提供了有效補充。
      科技賽道既涵蓋了新經濟、物聯網、5G、人工智能等方面,也涉及到企業服務業務,商業航天、通用航空等領域,因此在進行投資時,那些重視研發投入、科技含量高的公司更值得投資。
      我們正在逐漸步入注冊制時代。
      完全意義上的注冊制首先是監審分離的,交易所真正和證監會脫鉤。其次是交易層面上的改革,恢復“T+0”,取消漲跌停。再有,需要形成一個對會計師事務所、律師事務所和投行的篩選懲罰機制。
      今年的股票市場呈現出兩個特點,一是極化效應越來越明顯,二是估值推升。在我看來,至少從現在到今年年底,我們正好處在一個估值推升到業績拉動的轉換期,龍頭股票的溢價確實越來越明顯。
      在投資市場上,各有各的套路,只有適合自己的,沒有標準答案。希望在當下的重要機遇期中,大家可以認清形勢,鉆研通透,盡可能地規避風險,把握好轉型升級期帶來的新一輪投資機會。